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著名诗人、画家 北香子接受人民日报袭古创今栏目专访

北香子,诗人、学者型画家。当我熟悉而又陌生地看到老师的作品,不忍心用“书画界的江湖术语”来表述对作品的震撼感觉,笔者只想说:“入古者高雅别致,写实者生动传神,工笔者富丽妙绝,写意者气韵隽永。”

笔墨中追求造型,造型中寻求笔墨,艺术的“变”才是“不变”的永恒,老师根植深厚优秀的传统文化,以透视、色彩、光影等新时代的语汇,在中国传统笔情墨趣与当代艺术语言之间构筑的艺术世界,有喷薄欲出的神韵,又有气韵生动的造型,所构建艺术世界让人觉得陌生而又有面对面的真实、新颖而又有中国人审美特质的传统笔墨。一个画家如果仅从技法、图式、笔墨而从事创作,只是艺术家表达情感的一个小我,不管是纵览历代名家名作,还是欣赏老师的作品,我们感受到的是:不仅仅为艺术而锤炼技巧,不仅仅为面貌而追求特点,而是通过自己的手法聚焦当代审美特质的精神诉求,进而表达对时代的感受。我想这就是对“笔墨当随时代”最好的诠释。今天就中国画的传统创新,有幸专访到北香子老师。

问:从历代绘画到您的艺术探索,哪些艺术思想对您的影响较大?让您终身受用的艺术思想有哪些?您受到了哪些启发?您是如何借鉴?

答:徐渭和恽南田对我的启发是最大的。恽南田擅长画没骨花鸟,他力求用连贯流畅的笔触生动地表现花卉枝干和花瓣自然舒展时的姿态,他的作品中那些富有灵气,细腻、绚烂又柔媚的花朵带给我很多灵感。在恽南田看来,绘画作品必须“似”才能达到“传神”这一绘画的最高境界,他说,“世人皆以不似为妙,余则不然,惟能极似,乃称与画传神”由此可以看出,他比较强调通过生动具体地描绘花卉的“形”来达到“神似”的效果。

徐渭的画风与恽南田的是不同的。他善于用富于变化的笔墨表现花卉内在的神韵,而不求形似。在他独创的大写意花鸟中,他表达了自己的真实情感,在塑造潇洒狂放,清新脱俗的花鸟形象时他同时也赋予了花鸟画强烈的思想。

他们的风格看上去是大相径庭的,但都对我的艺术创作有很大的启发。他们虽然在艺术观点以及艺术技法上存在差异,但都力求捕捉和表现花卉内在的神韵,因此也都给我带来了很大启发。

事实上中国传统绘画中存在着许多与此类似的“对子”,比如说工笔与写意,又比如说院体画与文人画等等,这些“对子”事实上印证了阴阳彼此对立却又相辅相成的中国传统哲学观念。我们现代画家所要做的就是继承和发扬传统绘画技法,做到兼收并蓄,找到那个“似与不似之间”的平衡点,从而让那看似对立的思想与技法真正运用于创作生动传神,具有自己特色的艺术形象上。

问:哪个支点让您觉得您的绘画样式成功了?

答:首先我不敢说我的绘画样式已经成功了。不要说年轻画家,我想许多老艺术家也是不敢说自己的绘画样式是成功的。毕竟艺无止境,对艺术的追求是一个持续不断,没有尽头的过程,或许你现在觉得自己已经画的非常好了,但再过一段时间回头看就会觉得过去的作品和现在的作品差距非常大。但是现在我的作品已经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有了一定的社会认可度,具有了一定的价值,这是令我感到欣慰的。其实作为一个画家,对于艺术不断追求,做到一直在路上,这也就够了。

问:老师极富探索性的艺术表达,风貌凸显,观众不管多远,一看就知道这是您的作品,辨识度很高、视觉冲击力很强,近看又能夺目逼真,会议室挂您的作品而富丽堂皇,老百姓的客厅挂您的作品高雅别致,这与我们的纪录片“让高雅艺术走进寻常百姓”的立意非常吻合,谈谈您是如何把当代绘画语言与中国传统艺术相结合的?

答:正如我刚刚说的那样,我的作品中借鉴和融合了恽南田,徐渭两家的画法,我在创作时不仅注重工笔画中牡丹的具象结构,而且追求写意画中牡丹的独特韵味,同时我也借鉴了西方艺术在光影、结构等方面的技巧,从而使我的作品更易让现代观众接受。除此以外,一首诗配一幅画,诗画结合是我的作品的另一特点。我在画作旁边题的诗是我自己写的,我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增添我的绘画作品的思想内涵。事实上古代的那些画家也是追求诗书画印的统一的,这种追求不可避免的将会耗费画家许多时间与精力,但我认为它依然是十分必要的。

问:很多画家追求笔墨缺乏造型的“神”,有了造型又缺乏笔墨的“韵”,通过读您的作品我们看到了不一样的具有个人面貌的艺术世界。新时代绘画语言的表达下,画的像、画的真实都不难,如果画出思想性、画出意境,可谓是一生的追求,当看到您的作品时,总是充满无限的思辨意识,总是荡漾着美轮美奂的意境表达,谈谈您是刻意而为,还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答:我觉得我的作品呈现出目前这个面貌,既不是刻意为之也不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而是在多年的探索与训练中,逐渐修正逐渐完善,自然而然形成的。我想到张大千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作画如欲脱俗气、洗浮气、除匠气,第一是读书、第二是多读书,第三是须有系统、有选择地读书。”我认为创作作品的过程对于一件作品来说固然重要,但更多时候功夫在画外,画家不能仅仅在画上下功夫,还应该把时间用来提高修养,增加内涵,这样他才有精神追求与创作激情,才有表达与倾诉的需求,表达出的东西才有思想内容。一件艺术作品必须是源自于本真与本心的自然流露,才能引起共鸣,从而打动人心。

问:读诗看画让人深思,引人入胜。您的作品中偏重于思想性?还是偏重于意境渲染,如果都有,那么您是如何相辅相成,互生奇妙?

答:您说的思想性和艺术渲染其实是一体两面的东西。一个人的画作本身就能够流露出一种气质,而鉴赏家能够识别弥漫在作品中的气息。正所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其实真正有价值的作品都是起源于特殊情境下偶然之间产生的那种奇妙感觉的,多去寻找那种奇妙感觉,就能培养出自己作品中的独特气质,而有了这种气质,思想性与艺术渲染就会自然而然地同时产生,从而使艺术作品达到四品中的“神品”,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当然,目前我还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但我会向着这个方向努力。

问:不管鸿篇巨制,还是秋毫小幅,您的作品都让人觉得亲切自然,不燥气、不火气、不做作,有种无以言表的韵味。您基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下,而追求当下的艺术面貌?谈谈审美导向?

答:我觉得我在追求艺术的过程中,是基于一种向善向美的朴素向往,一种对于历代优秀艺术作品的崇敬,以及一种服务新时代,服务群众的愿望的。

我认为艺术作品的价值主要有三个,首先,艺术作品必须是美的,它必须是令人赏心悦目,能够愉悦身心的。艺术可以有很多门派,很多技法,但各种用色,用笔,用墨存在的终极目的是创作出具有审美价值的作品。第二,艺术作品必须是能够启迪智慧,引人思考的。我们创作艺术作品,应当让观众感受到作品的内在思想境界与精神追求,能够感受到作者心中的理想 。第三,艺术作品要想实现自身的最大价值,就必须成为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作品。你必须让广大群众享受到你的作品所带来的红利,让他们认识到你的作品,并因你的作品的存在而生活的更舒适更美好,这样你的作品才有价值。

问:谈谈传统与创新的问题?

对于传统与创新这个话题,艺术圈中一直都是争论不休的。在我看来,它们二者不是对立的,而是统一的,我们既不能丢掉老祖宗传承下来的东西,又不能因循守旧复制古人,在我们的作品中应该有时代特征,有自己独到的地方,换句话说呢,其实也就是笔墨当随时代。

问:谈谈展览!只要谈到艺术家,谈到艺术,就是展览、个展,在您非常非常多的展览中,哪一次,对您影响最大?对您有哪方面影响?有什么样的社会反响?

近几年我在国外的画展比较多。在国家一带一路政策的引领下,我走过很多国家和地区。在美国、法国、韩国、日本等国家都举办过画展。通过这些画展,我发现其实西方人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无法理解中国画的笔墨与内涵,事实上他们对于来自东方的作品也是有他们独到的见解,也是十分认可的。尤其是法国巴黎10区政府主办的北香子诗画作品展,现场气氛十分热烈,不少当地侨领和巴黎政要都参加了画展,对于我的画作普遍非常认可,开幕式现场成交5幅作品,接下来的时间里又陆续销售出绝大多数作品。这让我感受到艺术无国界,人类对美的感受是相通的。

我想,要想将中国传统艺术推广出去,让外国人接触、理解和欣赏我们中国的作品,首先要自己的作品过硬才行。或许你在国内已经有不小的名气,有这样那样的称号,但外国人在评价你的作品时是不太会考虑这些东西的。你必须用作品本身的力量去打动他们,让他们感受到中国传统艺术的魅力,使他们感受到震撼,这样才能真正传达我们中国的声音,展示我们国家的大国形象。这对于我们这代艺术家来说是一个挑战,也让我有一种任重道远的感觉。

北香子,著名画家、 诗人 ,女,1974年出生于河南省安阳市 ,原名吴娟娟。现居北京。中国佛教艺术家协会副会长、中法艺术交流协会副会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师承著名画家刘步蟾 。国画擅没骨花卉,工诗词。作品风格古雅、清新,具有独特韵味。多次在《美术报》、《中国书画》、《中国艺术家》等国家级艺术类核心期刊上发表。

2014年被中国福利基金会授予“ 公益书画家”称号。

2015年作品入选第二届中华之光全国书画作品集。

2016年荣获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纪念“中国共产党 成立95周年书画作品展”荣获一等奖。

《北香子牡丹诗画集》由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其作品在国内外具有一定影响力,被国内外多个藏家及艺术机构收藏。近年作品多次出现在保利、瀚海等大型拍卖会上,成交价格逐年攀升。

2017年4月受邀参加了美国 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并被授予“中美文化交流使者”称号。

在CCTV影响力人物栏目组织的2017年度影响力书画家活动中,荣获2017年度“德艺双馨书画家”荣誉称号。

2017年9月作品登上中国、美国、法国 、荷兰 四国邮票,在全世界范围内首发 。

2018年10月21日,应邀参加了台湾中国美术协会在台湾张荣发基金会国际展览厅举办的2018两岸艺术家创作大展。

2018年8月28日,作品入展“中国印象·秀美重庆”文化艺术国际巡游展,作品赴法国展出。

2018年9月20日,作品在北京鸟巢展出。

2018年10月28日入展“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当代艺术大展”,作品在中国华侨历史博物馆展出。

2018年12月五幅作品入展“文脉承宗 艺在前方”中国大型书画艺术交流展,作品在李可染画院展出。

2018年12月23日,入展“爱我中华——中央国家机关首届元旦名家书画展”,作品在北京中新华美术馆展出。

2019年1月18日,8幅作品入展由美国《世界日报》文化艺廊主办、纽约画廊协办的“中国书画名家联展”,作品在美国纽约《世界日报》大楼三楼文化艺廊展出。

2019年2月13日~2月16日“香逸巴黎——北香子诗画作品展”在巴黎十区政府成功举办。

2019年5月27日,作品入选大美中国中韩名家书画展,作品在韩国国会议员大厦展出。当天北香子的作品及艺术家形象展示在纽约曼哈顿纳斯达克大屏幕上。

2019年6月7日,作品入选在北京琉璃厂宏宝堂举办的名家百扇展。

2019年8月6日,在日本东京都美术馆举办画展。

北香子部分作品欣赏:

北香子咏牡丹诗:

《春风不待人》

镜里繁华梦中身,去年红粉作今尘。

花开庭后当须惜,来去春风不待人。

《忆故知》

风雨楼台忆故知,君心未解叶枯时。

自从秋至花飞尽,久已无由说相思。

《秋窗无梦》

帘动秋窗散烛烟,昏昏罗帐欲成眠。

沈香亭北久无梦,遗落春风不记年。

《富贵牡丹》

金粉霓裳富贵家,卿心何必慕荣华。

俗清莫与时人辩,凭借春风自著花。

《邀明月》

胭脂淡墨点春风,醉在梁园牡丹丛。

把盏还邀明月访,吾家遍种洛阳红。

《故地牡丹》

花开花落静无声,一树痴香只待卿。

惟恐君来人不遇,相逢故地立三生。

《洛阳花贵》

朝饮琼浆夕染霞,春风得力到吾家。

养成满院丰神贵,一朵千金牡丹花。

《往事如尘》

几度曾经此美辰,蝶衣双绕故园春。

应知红陌人同客,往事如尘似梦身。

《玉色天成》

洛城三月雨微匀,轻解冰绡浥旧尘。

脂粉何须经意抹,天成玉色占华春。

《国风牡丹》

碧玉青簪绮袖红,雕栏玉槛自香融。

倾城还要真颜色,不住长安也国风。

《阆苑牡丹》

阆苑仙庭粉紫香,绛绡绿玉自端方。

几番风露春深后,叶卷芳心蕊半藏。

《春困牡丹》

春困闲庭石座空,逐香吹暖午时风。

花枝斑驳初离影,摇落残红日色中。

《夜宴牡丹》

烟锁琼楼舜帝宫,罗绡翠幔幕帘中。

霓裳一曲方歌罢,寒夜飞烟烛正红。

《忆箫声》

玉露金枝未几逢,箫声还忆小楼空。

故园草上双飞蝶,未改春衣逐晚风。

《初醒》

脂粉香浓睡意朦,春风撩动绮罗红。

昨宵饮露方初醒,乱裹轻绡半倚风 。

《素锦流年》

年年花似此般红,暮落朝开总不穷。

纵使春光繁胜锦,奈何来去也如风。

《红牡丹》

独立娉婷一罗敷,胭脂雨湿润红酥。

东君识得佳人面,总领春风总不输。

《让春光》

无心独放让春光,绰约风姿蕊半藏。

待得芳菲花事遍,玉台方上染天香。

《花事》

流光易变莫愁添,花事纷繁亦勿嫌。

风雨庭前等闲看,不凭阑干自垂帘。

《逢春牡丹》

牡丹冬日诉离殇,两处相煎思若狂。

春至当同风与月,枝头互守慰情长。

《忆笛声》

风清月朗碧波平,燕子楼头忆笛声。

纵有良辰花相似,也非旧梦也非卿。

《芳邻》

牡丹蹊下是芳邻,墨雨尘香共华春。

千阙对吟应解语,锦心何以不知人。

《月下伊人》

飞红点点落花稀,枝乱篱疏冷石矶。

月下伊人相待久,微沾清露染罗衣。

《韶光》

帘外飞红散粉尘,牡丹犹在锦屏春。

韶光寂寂谁偷减,深院重重对镜人。

《忆凤箫》

已过春风罢凤萧,无声冷月对江遥 。

岸边犹有惊鸿影, 碧水清波处子娇。

《花好月圆》

露重香浓满院春,堆红叠翠锦簇新。

徘徊窗外柔情月,偷照深闺梦里人。

《良宵牡丹》

良宵玉殿竹笙长,金管银弦夜未央。

春色满庭长袖舞,堂前浓露醉红香。

《舞红绡》

云鬟粉面锦衣飘,金凤珠钗玉步摇。

只为君王含笑看,拂风水袖舞红绡。

《天香》

独领春光百色妍,异香自可往来仙。

接天何必攀高处,还笑凌霄苦苦缠。

《隔帘花影》

春风谁弄凤凰琴,翠沼残红院落深。

似梦如烟猜不透,隔帘花影美人心。

《国色天香》

人间三月意融融,李白桃夭古洛东。

国色已蒙天地宠,何须早发更争风。

《月下有约》

团团皎白月初盈,风碎花香忽暗明。

影动西墙疑约至,一回一顾一心惊。

《临风牡丹》

开时占尽洛城春,艳影原非恋俗尘。

红粉临风能独立,香浓不负赏花人。

《绿牡丹》

天赐颜容总不差,蝶衣金粉自繁华。

宁为君子长怀袖,不做佳人匣内花。

《花别长安》

曾因傲骨怒君王,一路芳尘到洛阳。

别去长安何必怨,谁人不识北来香。

《槛外牡丹》

倚栏晨露晓风干,月照轩窗绿梦残。

香亦不矜人似水,东墙槛外态犹安。

《花待故人》

无声春去恨难追,忍看光阴寸寸灰。

为待故人不肯老,东风解意莫相催。

《流光》

经年不掸锦筝尘,谁忆庭前旧华春。

落尽相思秋色晚,流光犹可待何人。

《淡看浮华》

满树繁花满树春,庭前倏忽落如尘。

应知浮华原痴梦,莫执虚无莫执身。

《邀明月》

胭脂淡墨点春风,醉在梁园牡丹丛。

把盏还邀明月访,吾家遍种洛阳红。

《洛阳花贵》

朝饮琼浆夕染霞,春风得力到吾家。

养成满院丰神贵,千金一朵牡丹花。

《咏紫牡丹》

如见佳人月下妆,又疑仙子下庭堂。

襟沾碧落云霞紫,袖带蟾宫桂子香。

《花间箫声》

光满秋堂白月明,美人楚楚水盈盈。

花间石畔风过处,吹彻排箫待管声。

《骊山牡丹》

花开已是倾城色,蕊破香惊四月天。

应解骊山皇帝宠,甘为杨女弃三千。

《秋浦独立》

风飘残屑落花稀,秋浦独立人无依。

深院草黄红湿处,夜沾清露染罗衣。

《佳夕牡丹》

如烟似梦落红轻,浅碧绯衣梦中行。

不改初心花未老,照人秋月中宵明。

《谪仙牡丹》

谪落仙葩在俗家,藏幽晗蕊半遮纱。

初开已觅清香至,谁道今人不识花。

《雨后牡丹》

黄昏醉卧北窗前,雨后花枝渐入眠。

红绢凝香犹带露,碧绡结翠尚含烟。

《陇头牡丹》

陇头傲立百花中,千载修成寂寞红。

岁岁春风不顾我,犹温旧梦洛城东。

《咏紫牡丹》

李白桃夭莫漫夸,未之姚魏洛城家。

曹州若识胭脂紫,从此人间不看花。

《洛阳花魁》

花中君子洛阳风,总教胭脂北地红。

绝代佳人能独立,群芳谱里最尊崇。

《笔底牡丹》

自古难寻不老身,一朝花落树离春。

牡丹笔底无春夏,开至年中尚可人。

《牡丹花灯》

应伴花香度美辰,雪枝霜叶未逢春。

牡丹灯影霓光里,元夜此花不负人。

《临风牡丹》

衣袂飘飘锦带牵,贵妃半醉翠云偏。

意犹未尽春宵宴,月下中庭乱理弦。

《春宴》

粉颜玉色罢新妆,帔绣簪金染异香。

夜宴群花春至日,华灯初上照容光。

《素锦流年》

年年花似此般红,暮落朝开总不穷。

纵使春光繁胜锦,奈何来去也如风。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