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黄格胜:雄强壮美的山水之路

大美山寨(中国画) 黄格胜

那些夸张变形、简洁凝炼的树木,似倒非倒却四平八稳的吊脚楼以及逆峰造势、顺峰造型的巨石……中国美协顾问、漓江画派促进会会长黄格胜将一幅幅描绘漓江山水的画卷带到观众眼前。8月15日至20日,由漓江画派促进会、中国致公画院、北京大学艺术学院主办的“锦绣中华,大美山川”2019黄格胜“壮美家园”国画鸟巢展在北京国家体育场鸟巢会展中心举办。展览展出了黄格胜近百幅个人作品及他领衔“醉美中国”创作组创作的数幅祖国壮美山川、世园会主题巨幅山水长卷,既体现出黄格胜数十年来的创作、教学成果,也是他七十载艺术成就的总结。开幕式上,“醉美中国”创作组将创作的《五岳呈祥》 《祥瑞四方》 《领秀天下》等描绘祖国大美山川的中国山水画作为礼物赠给出席画展开幕式的波黑、塔吉克斯坦、阿富汗等7国驻华大使。

在展厅中,有两幅画格外引人注目。熟悉黄格胜的人都知道,作为漓江画派领军人物的他对漓江山水情有独钟,一画就是几十年,但位于展厅显要位置的作品既不是山也不是水,而是在黄格胜创作题材里少见的鸟巢和长城。在《百年圆梦》中,黄格胜以鸟巢为描绘对象,画面中,鸟巢的本体与水中的倒影呼应,融中西绘画手法于一体,构思巧妙、虚实相生。 《圣山岭长城》以万里长城为素材,用线、面切割出不同的结构与空间,以写意为主、工笔为辅的方法,突出长城的雄伟气势与博大意蕴。 “在《圣山岭长城》这幅作品中,黄格胜借鉴了亨利·摩尔的孔洞雕塑手法,用笔墨将长城切割为两个孔洞,中间用朱笔题跋,方圆之间尽显形式美感,给人以奇特、陌生的感受。 ”评论家黄丹麾说, “南派山水画家画风大多以秀美著称,但是黄格胜打破了这一惯例,他以雄强、厚重为主基调,将南派山水画的秀润与北派山水画的阳刚合二为一,把中式笔墨的气韵与西式造型手法予以融合,他吸收了黄宾虹、李可染、钱松喦等山水画大家的精华,同时又对西画的造型手法加以借鉴,在古今中西的纵横捭阖中叩问山水的文化之道、审美之道,进而走出了一条卓尔不群的山水之路”。

黄格胜继承先辈大师勇于创新的精神,把漓江流域及广西北部,尤其是青山寨的“元宝山”作为自己山水画主要研究对象。他笔下的山体高大俊峭,民居建于巨石之上,虽为漓江或南方的山形地貌,但均呈北岳雄伟之状,如《天涯无处不奇观》 《桂林风光好》《无题》 《漓江两岸故乡情》等作品把秀美的南方山水表现得大气沉雄,尽显苍郁竞秀之态;构图上取焦点、散点、仰视、俯视等多种透视法,坦荡开阔、稳重大方;绘画无论点、线、皴、写均苍劲粗粝。“黄格胜在几十年的绘画生涯中,创造出一种个人特点鲜明的山水画法和理念,完善了一套独特的山水艺术符号,水墨相冲晕染的特殊效果是其经典图式,以至于被画家田黎明称之为‘黄家山水’ 。 ”中国美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里在展览序言中这样写到。

黄格胜笔下辽阔的山水,寄托了他对家园的理解,这些作品既深刻表达出一位少数民族画家爱国、爱家乡的思想情怀,也反映了黄格胜个人风格的流转变迁及其熔铸形成的特殊过程。画面呈现的桂林山水文化生态,为我们营造了精神和情感的家园,更凸显了其艺术探索过程、成果及其学术主张对民族绘画艺术发展的引领作用。多年来,他以写生创作为常年坚守的本分,产生了大量精品,走出一条以写生创作为主要手段的艺术道路。他在写生中亲近自然,体验生活,感受自然万物与社会生活的无穷魅力。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生导师王镛坦言:“我们现在总体感觉山水画千篇一律,即使是写生往往也摆脱不了固定的程式。而黄格胜通过写生,加入了强烈的个性的情感,追求一种壮美的风格,创造出属于自己个性的笔墨语言,这点对于当代中国山水画创作有很大的启发。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