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美术馆里看运河,后非遗时代的传承如何解

中国大运河,这条世界上里程最长、最古老、工程最大的人工运河,它是苏伊士运河的16倍,巴拿马运河的33倍。2014年6月22日,中国大运河经过八年筹备,于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成功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中国第46个世界遗产项目。如今,中国大运河随着 “后非遗时代”到来,将此前的 “重申报”转变成为“重保护”,在更新历史的同时,开始重新出发。

正逢大运河申遗成功五周年,10月27日,“共同空间——后非遗时代的大运河叙事”主题展在北京时代美术馆揭幕,展览特邀肖戈担任策展人。展览共邀请了26位/组中国当代艺术家,他们分别是(按字母顺序排序):白崇民、陈琦、陈陈陈、费俊、何昊远、何云昌、黄锐、梁铨、李勇政、刘佳玉、马军、彭小佳、邱志杰、宋冬、史金淞、石青、石若宜、寿盛楠、王宝菊、无关小组、吴玮禾、 徐冰、张有魁/金善珍、章燕紫、张琪凯、郑路。参展的30余件/组作品涵盖绘画、雕塑、装置、影像、行为、多媒体、VR技术等不同媒介。展览从大运河文化、运河沿线非遗、当代艺术这三个核心关键词出发,试图以当代艺术的视角重新构建中国传统文化在当下现实中的作用与意义。

北京时代美术馆,十年来持续关注非物质文化遗产生态,为非遗提供了展示平台和文化创新力量。谈及运河文化,北京时代美术馆馆长、华熙国际投资集团董事长赵燕认为,中国的传统文化无论在什么语境下都是我们的根。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大运河——这种传统文化就是要用一种新的形式展示出来,要引起更多年轻人的关注与热爱,这样才能传承下去。“这个展览非常有特点,首先抓住‘共同空间’四个字。今天的中国社会是年轻人的,80、90后是在互联网里成长起来的一代。他们的共同空间其实就是网络,我们要通过这个共同空间和大运河文化重新回到中国的历史文化发展中来,不要光是文化碎片化、信息碎片化。我们这次的展览形式,不是简单的图片展或单纯的艺术家做策展,更多运用了新媒体、新技术。90后的青年艺术家作品跟时代是合拍的,我认为这个展览是把现在的年轻人和我们整个民族文化拉近的一座桥梁。”赵燕如是说道。

此次展览源于肖戈在2013年策划的第55届威尼斯双年展平行展“大运河”,她曾与12位/组中国当代艺术家一起,首次以当代艺术的形式助力申遗,向世界呈现了活态的中国大运河。据肖戈介绍,此次是国内当代艺术领域对于大运河主题的首次展览,我们看到艺术家们对承载着东方文明和命运的大运河有着非常多的关注。她希望这个展览能够让大家看到艺术家们对中国大运河的呈现和表达,参展艺术家的年龄从40后到90后的时间跨度,虽然从各自不同的角度去挖掘和创作,呈现出来的艺术形式和创作媒介也十分不同,但我们处在同一个时代里,在同一个空间中,我们讲的是同一个故事。突出了展览的主题“共同空间——后非遗时代的大运河叙事”。

回溯历史,中国大运河推动了经济的变革,文化的传播,思想的交流,社会的发展,它是人类改变自然而不破坏自然,并使得利益最大化的共同财富。在未来的发展中,更需要人们融通彼此、齐心协力、共创未来。就如同此次展览中的每一件作品,由不同个体创造,自言自语,却于一个共同空间中汇聚交融,能量互动,诉说着同一个故事:在新时代,如何保护利用好文化遗产,使其在数字运河与国际运河之中发挥核心作用,则是当代人的使命。

“大运河是一个公众的话题。在美术馆做这样的展览,有很特别的意义。”参展艺术家费俊表示,不同于普通的展,此次是把本地文化用当代艺术化的形式呈现的一个展览,很有吸引力。费俊坦言,“我自己也对非物质文化遗产非常感兴趣,也在利用艺术包括科技等不同手段来表现非物质文化遗产。希望今天的我们回看我们的文化,不去强调文化的差异性,而是能给普通的观众带来更多的启示,读懂文化遗产与当代的关系。”为此,费俊在展出的作品《睿•寻》中为观众打造了一个智能互动专区,观众可以在手机上下载艺术家开发的应用程序,搜寻并体验艺术家“移植”在威尼斯桥梁上的来自中国各地水域的 25 座桥梁。作品将来自两个国度的桥梁基于其造型和结构上的相似性而关联在一起,既展现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相通性,又呈现了两个地域之间的差异性。

2008 年,艺术家石青驱车从北京大运河出发至杭州,旅程中他用行为和影像、图片来探讨关于运河与能源的游牧实践。2019 年石青重新完成一次逆向的大运河之旅。作为一种现代工业之前的能源水路,大运河在今天如何塑造出新的地质转换以及生成的速度图像?艺术家以游记的方式,将这次地理之行与 11 年前的工作展开并置、错位和游动。作品《大运河的能源地理之二:速度图像与能量的消失》就是对这两次行程结果的展示。谈及对大运河的认识,石青认为,其实大运河的意义远非申遗和艺术能比的,申遗只是展现了它的一个方面。大运河是中国之前最大的国家项目,就像今天的各种港湾一样。因为有了大运河反而建构了运河两岸的城镇、商贸、空间之间的关系以及南北交流的方式。在这一方面来讲,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对于艺术来讲,艺术家应该把大运河当做一个指引。

无关小组的参展作品《共生》将在运河沿岸收集的各种可用来编织的物品编织成一根绳子,这条绳子是一场经历,而不是某个事件的结果,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运河最终会走向哪里。形成了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如何共生的调查报告。无关小组成员之一叶楠表示,“水或者水利工程是整个中国或者说很多国家和地区很重要的基础,因为很多地区没有水。对中国来讲也是一样,水是我们关注很久的主题,相同的关注点驱使我们来参加展览。”

章燕紫早于2013年参加了威尼斯的双年展平行展“大运河”,展览非常有意思也有意义,章燕紫表示,“因为以前大运河里面是有水的,现在都干了。对我而言传递文化比较重要。”

如果说长城是中华民族挺立的脊梁,大运河就是中华民族流动的血脉,一条贯穿南北承载着文化基因的大动脉。北京的文化就是源远流长的运河文化,它曾是一切故事的始源,而此时此刻,大运河北京段也因当代艺术而再起波澜。今天,在中国大运河“后非遗时代”这一语境中,这条与民族相生相伴的生命之河在当代艺术中重释价值,继续探讨人类该如何面对自然,如何面对传统,如何传承与创新,这些都可以从“大运河”之中获得对未来的启示。期待通过本次“大运河”展览使美术馆有机会参与到更宏大的非遗叙事中,成为新时代推广非遗、挖掘本土文化价值的重要艺术力量。

据悉,展览将持续至11月27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