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京畿瑞雪图》里的长安雪景

《京畿瑞雪图》局部故宫博物院藏

唐朝诗人杜牧有一首诗《长安雪后》描写了当时长安的雪景:“秦陵汉苑参差雪,北阙南山次第春。车马满城原上去,岂知惆怅有闲人。”唐代画家李思训的《京畿瑞雪图》纨扇则更加直观、形象地描绘了长安的瑰丽雪景。纨扇,又称团扇、宫扇,因形似圆月,且在宫中多用而得名。即这幅画是画在纨扇上的。在唐朝,将长安城周边地区分为京县(赤县)和畿县,京城所管辖的县为赤县,京城的旁邑为畿县,统称京畿。这幅画所绘的地区是长安城及周边地区。

唐朝时的秋末冬初,长安城内是秋风萧瑟,秋雨连绵,而长安城南的终南山已经是雪花飘飘了。贾岛的诗《冬月长安雨中见终南雪》写道:“秋节新已尽,雨疏露山雪。西峰稍觉明,残滴犹未绝。”进入严冬,长安更是多寒冷,常下雪,白居易在《卖炭翁》中写道:“夜来城外一尺雪,晓驾炭车辗冰辙。”张孜有“长安大雪天,鸟雀难相觅”的诗句。即使到了早春,有时也是漫天飞雪,银装素裹,白居易有《春雪》诗曰:“月晦寒食天,天阴夜飞雪。连宵复竟日,浩浩殊未歇。大似落鹅毛,密如飘玉屑。寒销春茫苍,气变风凛冽。上林草尽没,曲江水复结。红干杏花死,绿冻杨枝折。”而长安城南的终南山雪景更是奇丽秀美,当长安城内已是春雨绵绵时,终南山却是雪裹山岭,云缠腰带,晚霞染杪,寒气凛冽,成为当时的一大景致。玄宗开元年间,有一年的科举考题就是“终南望余雪”,要求写出一首六韵十二句的五言长律。参加考试的祖咏竟然只写了四句:“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就匆匆交卷了。考官因其不符合考题要求让他重写,他却自信满满地说:这四句已经将意思表达得很完整、很明白了,没有必要再重写了。结果他金榜无名,但是这首诗却被后人誉为咏雪“最佳”之作,流传千古。

正是因为长安的雪景壮美多姿,气象万千,才引得李思训将这一景色画于宫中用的纨扇之上。画面主体为楼阁雪景,勾勒成山,用大青绿敷色,画法古拙。其上崇山峻岭,峰峦叠嶂,松柏挺拔,落满了雪花,更增加了山的高峻、秀美。山腰间亭台楼阁随处可见,树木葱绿,点缀其间,积雪皑皑,正如王维诗句所云:“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前景山下有一条河流,画桥游舫,亭廊舫榭,木质牌坊,雕梁画栋,令人目不暇接。河岸上有一处高大建筑,琼楼玉宇,飞阁耸翠,锦檐绣甍,二层高台之上楼阁殿宇,翘脊高啄,钩心斗角。李乂有诗云:“水殿临丹御,山楼绕翠微。”画面上建筑富丽堂皇,或是别院行宫,或是山中别墅,重檐歇山顶、十字脊顶、琉璃瓦、格子门。屋檐上的覆雪洁白无瑕,宛若烟云漂浮,“倚杖望晴雪,浮云几万重”(贾岛诗句)。远看又像一只只恣意飞舞的白鹤,带着祥瑞之气。朱湾《长安喜雪》诗云:“千门万户雪花浮,点点无声落瓦沟。遍似玉尘消更积,半成冰片结还流。”图中所绘人物众多,有打伞步行者,有坐轿者,有乘船者,有骑马者;或宴乐雅集,或品茗叙谈,或旅游观光,或走亲串友……

《京畿瑞雪图》纨扇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无款识,右裱边有明代著名鉴藏家项元汴之孙、明末清初书画家项圣谟题识:“唐云麾将军李思训画《京畿瑞雪图》,宋宣和御府藏物也,定为神品第一。古胥山樵项圣谟获于梅花和尚塔前,得秘玩焉,百金亦勿与易。”李思训,字健,成纪(今甘肃天水)人,为唐朝宗室,《旧唐书》记载曾官至“云麾大将军”。他是唐代杰出画家,善画山水、楼阁、佛道、花木、鸟兽。其山水画主要师承隋代画家展子虔的青绿山水画风,题材上多表现幽居之所。画风精丽严整,以金碧青绿的浓重颜色作山水,细入毫发,独树一帜。在用笔方面,能曲折多变地勾画出丘壑的变化。法度谨严、意境高超、笔力刚劲、色彩繁富,形成了意境隽永奇伟、用笔遒劲、风骨峻峭、色泽匀净而典雅,具有装饰味的工整富丽的金碧山水画风格。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