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书法家分两种:书协会员和非书协会员,书法将走向何方?

对于书法的未来,现代书法家所操的心和付出的努力,远超了过去数千年间所有书法家。从前的书法家们既没把自己当家,也从来不会为书法的未来而杞人忧天,他们只管写、认真写,不仅不太关心什么书法的未来,甚至连自己玩书法的未来都不大关心,颇有种“玩书法丧志”的意味。

但数千年“玩物”式的书法历史并没有让汉字艺术在“丧志”中消亡,反而沉淀出了独属于华夏民族的璀璨艺术——书法。古人不断将汉字“玩”出各种高度,大概是任何领域都会朝着细分化发展的必然规律,有玩隶书的有玩草书的有玩行书的,古人便按照书家所擅长玩的书体对各家分类,于是汉字被“玩”出了多种书体。

如果说古人有书法家这个概念,那么他们就是按照各家所擅书体来分类,并以各自在书体上的造诣将其列入书法史,譬如书圣的行书草圣的草书,古人在介绍王羲之时,当然不会先搬出诸如“宁远将军”之类的职名头衔来唬人,自然,王羲之本人也不会印一张写满他履历职衔的小卡片来做自我介绍。

当然,以今天的眼光看王羲之,他似乎也属于吃“公家饭”的书法家,而狂草大家怀素则可以说是民间的书法家了。但无论是和尚还是宰相,能在书法史留名的入选标准只有一个——那就是书法确实写得好,写的不好的人,即便你是皇帝老儿,也是不会让你成为书法家的。

进入现代后,各种领域不断创新进而细分,创新能推动一个领域的发展速度,而细分能让领域得到更深的探索。但在书法领域,现代书法家虽然非常热衷于创新,比如尝试各种丑书乱书实验书法等等,把书法玩出了面目全非的创新高度,但在细分方面却反其道而行之,如果说古人还按书体对书法家进行了分类,那么现代书法家则对分类进行了极简化。

有人说中国的书法家分两类,就是“会员”和“非会员”。当下,各种领域为了未来发展纷纷组成了各种专业协会,将领域内的人才聚集起来形成专业的研究组织,书法界也同样组织了书协这样的专业组织,这些专业协会往往引领这一个领域的未来走向和趋势。当书协在书法领域的重要性越来越大之后,就出现了书法家分为两种的现实,书协会员和非书协会员就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类人。

人们在各种场合听人对一个书法家进行介绍的时候,第一句往往就是XX书协会员。甚至于在收藏市场很多人在了解作品时,询问的第一句也是“作者是书协会员”吗?“书协会员”或“非书协会员”,两类书法人构成了当代书法生态圈。很多人将成为书协会员作为人生一大喜——这就是块能招摇行走于书坛的令牌。

越来越多关心书法未来的人加入了书协,也有越来越多关心自己未来的人加入了书协,统而言之,书协是一个为了书法未来而探索的优秀组织。书法将走向何方?书法未来也是每一个书协会员所关心的事,书法自然会由这群关心书法未来、关心自己未来的书法家们引领向前,创造未来需要钱和号召力,而“书协会员”的身份可以先创造这两样先决条件。

因此,那些挤不进大书协的人,甚至还绞尽脑汁自发成立各种小书协,总之,想尽一切办法也让要自己的名片上有书协会员这样一行字。

尽管非书协会员也是书坛中人,尽管也有很多非书协会员同样在为书法、为未来而努力,但很明显的是,书协会员似乎才是如今书坛的正统和希望,而非书协会员往往如同跑江湖的艺人般被边缘化。

而那些像古人一样“玩书法丧志”者,当然也就只能做一个“非会员”了,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非书协会员,恐怕很难在当代书坛留下大名,翻开那本厚厚的书协会员名单,里面出现了越来越多歪歪斜斜的两个大字——名利。

其实,像书协这样的组织是非常好的艺术平台,但若是被当成了世俗功利的名利舞台,则其积极意义终将被驱赶。书法将走向何方?你关心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