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2019年庆祝建国70周年】画家傅书中工笔花鸟画作品欣赏

傅书中·艺术简历

字铭华,号尚翁,另号“摹头寿者”。书斋号《尚阳山馆》。1954年出生于河南,现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北京外国语大学中文学院外国留学生导师。对外汉语系特聘教授。伊朗德黑兰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伊朗文化科技部艺术研究院院士。

从80年代先后在深圳,河南,北京,伊朗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出版有《中华十二彩》、《傅书中工笔花鸟画集》、《傅书中山水画集》、《当代名家傅书中作品选》、《傅书中书法作品集》。

作品曾被伊朗总统府、土耳其国会、维也纳美术学院、德黑兰美术学院和中国驻中东国家大使馆收藏。

《钱塘湖春行》

(唐)白居易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

《听百舌鸟》

(唐)王维

上兰门外草萋萋,未央宫中花里栖。

亦有相随过御苑,不知若个向金堤。

入春解作千般语,拂曙能先百鸟啼。

万户千门应觉晓,建章何必听鸣鸡。

《宿龙兴寺》

(唐)綦毋潜

香刹夜忘归,松青古殿扉。

灯明方丈室,珠系比丘衣。

白日传心静,青莲喻法微。

天花落不尽,处处鸟衔飞。

《清溪行》

(唐)李白

清溪清我心,水色异诸水。

借问新安江,见底何如此?

人行明镜中,鸟度屏风里。

向晚猩猩啼,空悲远游子。

《春望》

(唐)杜甫

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

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

《题东谿公幽居》

(唐)李白

杜陵贤人清且廉,东谿卜筑岁将淹。

宅近青山同谢脁,门垂碧柳似陶潜。

好鸟迎春歌后院,飞花送酒舞前檐。

客到但知留一醉,盘中只有水晶盐。

《薄暮》

(唐)杜甫

江水长流地,山云薄暮时。

寒花隐乱草,宿鸟择深枝。

旧国见何日,高秋心苦悲。

人生不再好,鬓发白成丝。

《春行即兴》

(唐)李华

宜阳城下草萋萋,涧水东流复向西。

芳树无人花自落,春山一路鸟空啼。

《绝句二首》

(唐)杜甫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

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

江碧鸟逾白,山青花欲燃。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清明宴司勋刘郎中别业》

(唐)祖咏

田家复近臣,行乐不违亲。

霁日园林好,清明烟火新。

以文常会友,唯德自成邻。

池照窗阴晚,杯香药味春。

檐前花覆地,竹外鸟窥人。

何必桃源里,深居作隐沦。

《春宫怨》

(唐)杜荀鹤

早被婵娟误,欲妆临镜慵。

承恩不在貌,教妾若为容。

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

年年越溪女,相忆采芙蓉。

《曲江对酒》

(唐)杜甫

苑外江头坐不归,水精宫殿转霏微。

桃花细逐杨花落,黄鸟时兼白鸟飞。

纵饮久判人共弃,懒朝真与世相违。

吏情更觉沧洲远,老大徒伤未拂衣。

《鸟鸣涧》

(唐)王维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馨宁静纯净莹明

——傅书中工笔花鸟艺术赏析

20世纪以来,工笔画艺术的发展经历了举步维艰、曲折坎坷的历程。在社会动荡、缺乏安定的客观条件下限制了其发展。另外,文人画占据主导地位,人民对工笔画也存在错误的认识。20世纪80年代开始,工笔画的发展才蔚成风气,以喻继高为代表的一些工笔画大家的作品开始受到藏家的青睐。

赏读画家傅书中的近作,我们可窥见画家创作时的心迹。整体上,他的画是传统的。作品经营、色彩组构与现代人的审美观念非常契合,特别是他近期的新作,画面更丰满,内容更充实,率意质朴,充满生机,笔墨精到,更富中国画的意境美。

傅书中擅长画工笔花鸟。他的作品清新典雅,很像雅俗共赏的小诗,没有波澜的壮阔,也不见繁复的铺陈,然而清逸、宁馨,意到笔随,既入俗赏,又多雅趣,极具引人兴味的艺术魅力。仔细品读,可见微妙的和谐,吟唱着在走向物质文明中回归。

精神家园的心曲。从他的画中可洞察其内心的纯净莹明,纤尘不染。笔者从其对摆脱了烦琐的俗务之累,能潜心创作所流露出的那份恬淡心境中,呈示出的清逸幽雅淋漓尽致地体现到其画作中。

傅书中工笔花鸟画的另一特点是用笔用墨的空灵飘逸。他的工笔画没有常见的“工丽近俗”之气,却具写意花鸟的率意酒脱,即使历时数月的精工细描,他都能保持画面最初创作形成的激情和灵动,这在工笔画家中实不多见,的确难能可贵。傅书中的作品既能“尽广大”,又能“致精微”,其画作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工笔画,也不同于半工半写之作,具有其独特的个性笔墨语言。

笔墨的粗与细,枯与湿,浓与淡:色彩的黑与白,红与绿,黄与灰等等,都成了他“杏花春雨江南”般的婉约、优美、典雅。此外他对待艺术严谨缜密的创作精神和画家那种穆如高贵、古典的艺术情怀,宁静淡泊、优雅含蓄、内敛慰藉、淡定从容的性格特质,无不为其作品平添了一份清雅淡宕的独特魅力。

寻绎傅书中的艺术人生历程,笔者联想到王安石的一段游记:“古人之观于天地、山川、草木、虫鱼、鸟兽,往往有得,以其求思之深而无不在也。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在艺术的寻幽探胜之旅中,傅书中不满足于“夷而近”,他更向往的是“险以远”,以期到达“奇伟瑰怪”的“非常之观”。

辛民(艺术评论家)

2011年5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