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读”与“行” “体”与“悟”——陆俨少艺术思想的现实意义

(1/2)东蒙隐居图(国画)85×50厘米 1988年 陆俨少陆俨少艺术院藏

(2/2)三峡图(国画)91.5×354.5厘米 1987年陆俨少 陆俨少艺术院藏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20世纪的中国画坛在世界艺术史上是独特的,一大批中国画家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交替变革,相互促进的背景下,产生了许多中国绘画史绕不过去,又有着巨大影响力的画家。陆俨少就是其中一位。

陆俨少(1909—1993),现代画家。又名砥,字宛若,上海嘉定人。曾任上海中国画院画师、浙江美术学院教授、浙江画院院长、中国画研究院院务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浙江山水画研究会会长等。

嘉定一马平川,既无高山,又无大江,土地肥沃,雨水充沛,四季分明,遗存丰富,风物宜人。

嘉定的园林很出名,堆山叠石,开河引流,种树植卉,寸尺薄田顷生诗情画意。嘉定人自古就有崇尚自然山水的胸怀,他们通过各自的诗意心象来再造景观,对自然造化寄托一种人文关怀。这种风气逐渐演变成嘉定人特有的文化价值观。

嘉定的城池空间景象呈“一环加十字”。这种“一环”“十字”的水陆布局,为中华大地所罕见。先祖们这种智慧的选择和建设,为子孙后代提供了一个丰衣足食的物理空间;在明归有光的引领下,嘉定历来文化昌盛,重文重教,又在精神层面给嘉定添注了勃勃生机。历代嘉定百姓劳作耕耘之暇,闲读品茗之余,重视人格修养,徜徉于自然“山水”之间,天人合一,并通过最能适合表达自己心境的山水诗、山水画,托物言志,抒发对理想的追求。

嘉定历史上绘者众多,但最富有成就者,几乎都是山水画家。近年来,这一现象愈加明显,在中国美术史上也实为鲜见。这与嘉定的物理遗存和文化价值观有着潜在的联系。它也为古城留下了一段美好的历史记忆。

陆俨少就出生在这里。故乡的文化环境和历史传统与他走进山水王国有着某种因缘。土地和血脉的关系与文化的亲情,浸润并影响着陆俨少的一生,以至于他一口浓重的乡音和口味终身未改。早年,乡之先贤李流芳的《芥子园画谱》使他“从中知道了一些画法以及传统源流”,发蒙了他的山水画兴趣。邻居王同愈的悉心关爱和教诲,开启了他最早的古典修养、书画诗文体验,为其一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对他后来踏入山水画艺术的最高殿堂,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继之由王同愈举荐拜在冯超然门下,使“一介乡下小子”正式登堂入室,并正式树立了其为艺术而“殉道丹青”的治学精神和人生目标。

陆俨少是一位“开派”的山水画大师。这个开派的意义主要存在于他对传统文人画的继承和发展,并注入了新的时代元素。

作为“陆家山水”的创始人,陆俨少的勾云、画水、墨块、留白,为中国山水画在形式、符号上如何继承传统、如何观察自然、如何探索创新、创造了具有极大启发意义的成功个案。他能取得如此巨大的艺术成就,有其内在的必然规律,这个规律主要体现在他艺术思想的精神内核上,体现在他整个艺术实践的过程中,体现在他无数存世的作品里。

陆俨少在其《江山秋色》小卷中题曰:“夫画贵有理气,此外笔墨灵变,最为要义。”陆俨少把“理气”“灵变”放到画中“最为要义”的地位,可见二者的重要性。这种“规律”和“理念”更可算作陆俨少治艺而不常示人的家传“秘诀”,也是他特有的“陆家兵法”。

陆俨少艺术思想的真正精神内核就是“理气”和“灵变”。陆俨少艺术道路的成功也在于对二者规律和理念的正确把握和应用。

中国画要求“理气”为“灵变”之前提,“灵变”为“理气”所支撑,二者相互交融,互为因果。“理气”指导宏观,统摄全局;“灵变”为“理气”服务,为“理气”的微观充盈而成立,产生意义。画作之中“理气”和“灵变”均能具备,才能气韵生动。理正才能气清,灵动才能鲜活,变化才能出韵。具体而言:“理”为作画之观念、思想,“气”为画面气势、章法、结构的铺陈,“灵”为灵动鲜活的笔墨痕迹,“变”为段落生发的方法、节奏及“相异”关系处理。

陆俨少是一位天赋足、悟性强,又勤于阅读,善独立思考,有独特见解,能广游各方,重实践探索,“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人。他于年轻时就立志于培养古典文化的综合修养,于史书、画论、古诗、游记、碑帖……孜孜不倦。作为一位立志“殉道丹青”的画家,他还能把治学用功的比例分为“四三三”,即四分读书、三分画画、三分写字。就此算来阅读占取了他一生近百分之四十的时间,这在现当代画家当中可谓晨星寥若,后人也难以超越。

他的阅读方法也非同寻常,往往能在复杂的事物中把握宏观,辩证地看待问题,从中找出规律,强化实践验证并上升到理论,或一个论点,在加法中做减法,把书读透、读活、读精。

一位画家的成功取决于能否“搜尽奇峰打草稿”,能否“外师造化,中得心源”。陆俨少早年已有意识地周游江山,体悟自然。一生足迹之广,在古代和其同时代的画家当中可算胜者。陆俨少的艺术理念直接得益于他独到的“读”和“行”、独到的“体”与“悟”。陆俨少不仅提出了“理气”“灵变”在中国画中的重要性,同时他在创作实践中也把这种理念贯穿始终。为此,他对中国山水画的写生观察、章法布局、笔墨铺陈、意境营造,作了全盘继承性地取舍改革、并有计划地设计、付诸实施,开辟了山水画创作的新境界,形成了“陆家山水”的独特样式。

陆俨少艺术思想的精神内核,对当下中国画坛如何面对写意性缺失,文化的碎片化汲取,传统价值观逐渐被边缘化,原创动力不足和成果不够凸显,画家不注意综合修养、急功近利、过分迎合市场,中国画如何创新等现象和问题做出了有力的回答。在陆俨少先生诞辰110周年之际,进一步思考如何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如何做到民族文化自信,他的艺术思想和理念对我们有着特殊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作者系陆俨少艺术院院长)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