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生动庄严的艺术时代 承前启后的隋代人物画

【隋】展子虔 授经图

隋朝统一中国,虽然时间短暂,但结束了魏晋南北朝以来300余年的战乱局面,并为唐朝的繁荣奠定了基础。艺术也反映出明显的过渡特征,人物画多沿袭六朝传统,仍以道释或神仙故事为主,但人物形象趋于世俗化,并开始融合西域画风。

由于统治者对绘画的重视,隋代人物画家人才济济,有尤擅佛像的杨契丹、尤擅肖像的郑法式、尤擅鬼神的孙尚子、“旷绝古今”的楼台人物画家董伯仁等。展子虔经历北齐、北周而入隋任职,其人物画上承顾恺之、陆探微,下启阎立本、吴道子。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授经图》是展子虔唯一存世的人物画作品,张彦远评此画为“细密精致而臻丽”,从中我们可对隋代人物卷轴画及展子虔的绘画技法窥视一二。画家对人物衣褶轮廓的勾描仍然沿用传统的“高古游丝描”,但人物形象较丰满,不同于前朝的“瘦骨清像”,并且面部、手部富有立体感,这说明他在画好的图画未干时,随即以颜色将轮廓线条晕开,显出阴阳反差,增加立体感受,时代特征明显。

隋代的人物画形象多留存在石窟中。当时的名画家无不善作壁画,石窟、壁画遍及全国。据《法苑珠林》卷120统计,隋代修寺3803所,造像110430身,敦煌莫高窟现存492窟中,隋窟70个。通过现存的隋窟雕塑、壁画,我们可以看到此时的人物均带有明显的过渡期总特征,世俗化倾向浓厚,如现实生活中似曾相识的人,甚至把菩萨做成宫娃的形象。在题材方面,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割肉贸鸽、舍身饲虎之类的苦修苦练题材逐渐消失,表现佛国净土、西方极乐世界的题材成为主导。

敦煌莫高窟419窟西壁斜顶圆券内塑佛结跏趺坐像、二弟子、二菩萨。壁画尼乾子、鹿头梵志,龛外画维摩诘经变图,人字披画法华经变、须大拿太子本生、萨埵本生,后部平顶画弥勒上生经变,东王公、西王母,东、南、北壁画千佛,南北壁千佛中央画说法图。主尊塑像释迦牟尼,披双领下垂式袈裟,以土红做底,另用石青、石绿描绘出格状的田相纹,装饰色彩较北朝丰富。两尊菩萨神情庄重恬淡,温婉沉静,颜面光洁,嘴角上翘,露出会心的微笑,给人一种和善俊逸的亲近之感。造像头大、方脸,上身长、下身短,动作较刻板,已不同于南北朝时的“秀骨清相”,正在向“丰满圆润”的方向发展。

隋代壁画中人物除上述特征外,披顶的飞天、伎乐的衣带普遍被加长,显得轻盈自如、姿态优美,衣带的疏密穿插呈现规律的动感,烘托出西方极乐世界的异样景象,为唐代更加绚烂辉煌的“西方净土变”提供了典范。

据上所述,可知隋代人物绘画,在仍依南北朝为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创新,题材以道释为主,开始表现极乐世界,技法上融入西域凹凸画法,色彩丰富鲜艳,人物形象偏向世俗,造型比例不大匀,动作较拘板,是这个时期的人物画的总体特征。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