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景·色——中国当代青绿山水画学术邀请展将精彩亮相苏州

景·色——中国当代青绿山水画

学术邀请展

学术支持

中国美术家协会

学术主持

牛克诚 许俊

主办单位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

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

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重彩画研究会

苏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苏州工业园区宣传部(文体旅游局)

承办单位

苏州市美术家协会

苏州工业园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苏州工业园区公共文化中心

苏州金鸡湖美术馆

开幕时间:9月3日14:00

展览时间:9月4日-10月10日

10:00-20:00(逢周一闭馆)

展览地点:金鸡湖美术馆

青绿与山水的辩局

李月林

时至今日,青绿山水已不完全是传统山水画语境中的内涵了,而是承传传统青绿山水画的基本属性,在当代中国艺术发展的基本环境中,正在逐步地一点一点地进行着自我的更新,从位置经营到敷色表现,从图式设计到意境传达,都呈现出一种植根沃土的新的状态。

牛克诚《晴云好日》

那么,传统山水画语境中,青绿山水是一个怎样的内涵呢?这显然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首先我们要考虑的是,青绿山水中“青绿”一词的基本属性。

“青绿”的第一属性,是作为中国传统绘画的材料而存在的,其中最为主要的是以矿石作为原料的矿物色,矿物色本身色彩性能非常稳定,历经千年不变,其包含了石青、石绿、赭石、朱砂等;青色,绿色,青绿色或绿青色,是一幅传统意义上的青绿山水画所需要的基本材料和色彩取向,或许还有其他的色彩参与如朱砂等,但“青绿”是主要材料,是基本色调。

许俊《山中月夜》

值得注意的是,在传统山水画语境中青绿山水的青色和绿色,不只是两种稳固不变的矿物色,而是相当丰富的。一方面,它们有着很多的色彩种类和色阶变化。如绿色就有石绿、绿青、岩草绿、深松绿、浅松绿、碧玉等,每一种颜色还有至少十几个不同的色阶,如石绿中的头绿、二绿、三绿、四绿、五绿,石青中的头青、二青、三青等等。另一方面,根据敷色的需要,青绿二色之间还可以相互迭加、对接,衍生出更多的青绿色或绿青色。

林容生《雨季之三》

“青绿”的第二种属性,“青绿”是一种稳定的具有视觉魅力的图式风格,“勾与染”是营造这种图式风格的技法生成特质。

勾线,尊崇用笔的书写性与精致性,线的轨迹有着轻重缓急的变化,线的质地蕴涵着内敛而平静的韵致,运腕捻指之间强调精确的控制力,收放有度,变化自如。

染墨,尊崇高低晕染品物深浅,有意让开因光线照射的变化对物像的影响,紧随着物像的结构形式分阴分阳,在阴阳交会中平衡墨色的变化。

薛亮《华夏河山图》

染色,尊崇三矾九染的格法与过程,三矾九染是个变量,是在敷色的过程中,因艺术家敏锐的色彩感觉而拿捏有度。青绿敷色厚重者易,薄中见厚者难,色的气息即要妍蚩沉着,又要气清格高。正如恽寿平所言:“青绿重色,为浓厚易,为浅淡难••••••愈浅淡愈见浓厚,所谓绚烂之极,仍归自然”。自然,就是自自然然的,看不到人为的痕迹,这是一个目标,也是一种境界。

刘赦《山情图》

另外,皴法的介入,形成了大家所说的“小青绿”,这个介入似乎是丰富了青绿山水画的表现技法,但却也异化了作为青绿山水画图式风格的纯粹本质,其结果,青绿的色,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即使没有青绿色的参与,皴法本身也可以成立。所以,因皴法的介入而形成的“小青绿”,偏离了以材料与勾染为基本属性的航道,这也导致了后期传统山水画语境中,有关“青绿山水”的模糊与混乱。

方骏《销魂夕阳中》

传统青绿山水画色彩与图式,一经创立到演变成熟之后,就逐渐走向了概念化和程序化,从意境营造到色彩表达等,都会有一个审美范式作为参考系统,而这样的审美范式在一个世纪又一个世纪的承传中不断积累着、演绎着,形成一个非常稳固的程序化体系,难以突破。难以突破,不是不可突破,而是不能简单的突破,这需要我们的勇气和智慧,因为有破必有立。

董婷竹《辛夷坞》

当代青绿山水画正处在一个因境而变的征程上,因境而变并非都是困境,但模糊方向的困境却也总是能启示潜藏于心底的勇气和智慧。在这个征程上,我们时常会遇到诸如:现代生活的斑斓世界对艺术家的沁润与干扰,寻回传统青绿的意义在哪里,对于传统经典青绿山水画图式的过度眷恋而难以离题,过于依赖自然山水的形色而弱化自我,西方艺术的化而用之,电影动画与游戏的幻想造景紧紧地将我们包围,还有借鉴的底线在哪里等等方面,看似困境的现象,暗藏未来。事实上,色彩与图式,既是当代青绿山水画最难以突破的困境,同时也是最能成就未来、铸造新格局的途径。

祁恩进《烟云四季润四明》

自然山水或青山绿水,总是在阳光、星月、风向、雨水、云雾的参与下气象万千,变幻无穷。天光云影共徘徊,山色或明或晦,一会儿绿,一会儿青,同一片自然山水,山形与山色,因气象变化而神采万千。面对这样一种美丽的世界,我们会思绪万千,似有“望秋云,神飞扬,临春风,思浩荡”的感知,因为春花秋月从我们的生命中穿越而过,我们眼前的那片自然山水或青山绿水,似乎也是和自己的生命历程联系在一起的。一切因感知而澎湃,这样看来,在我们当代的青绿山水画创作中,又怎能没有自己呢?

牛朝《松谷泉殇》

和自己的生命历程联系在一起的自然山水或青山绿水,时刻润泽着我们的内心,给予我们艺术创作无限的憧憬,痴迷的陶醉接近梦境,一点一点地塑造着当代青绿山水画的色彩与图式:或是对于传统经典青绿山水画作品的分割与植入——在对经典致敬的同时,也获得了一个鲜明的当代表达;或是自然山水的光影与色彩适时介入——给予当代青绿山水以新的氛围和活力;或是矿物质颜料的使用更加多元——在敷色的薄厚中多种矿物质颜料灵活转换,其中传统壁画敷色技法得到新启用也是有的;或以水墨或单色的表达——拓展了当代青绿山水表现语言;或者观念的介入——突破传统青绿山水画的意境范式等等。

杨东平《美丽家园》

但这一切,都是在传统经典青绿山水画的两个基本属性的基础上发生的,换句话说,偏离传统经典青绿山水画两个基本属性的当代青绿山水画,则难以成立。因为中国画——生长的传统(牛克诚语),当代青绿山水画,应是植根于传统经典青绿山水画沃土中生长出来的的新的状态。生长永远在路上,历经千年之久的传统经典青绿山水画,分属在不同的朝代或世纪,所有的过往都会凝聚成一个个承传有序的,代代更新的伟大的传统。比如说现在,在不远的未来也将成为传统。

推开那扇古老的门窗,就能感受一种即思接千古又启示未来的新鲜的气息,对就这样,渐入佳境,一种青绿山水的新境界逐渐成型。

谢宗君《山水本色》

浦均《清风如故》

边凯《慧岸》

付玉峰《子非鱼·二十一》

贾修森《锦衣吴郡》

康凯《仙林若水》

刘文东《夏日云影》

刘旭《云岩郁秀灵》

陈危冰《清风草自香》

孙宽《浮生六记》-1

谢士强《青绿家园》-1

吴越晨《恰是故人来》

冯豪《最爱江南春雨天》

张利锋《五四油绿上葱茏》

方向乐《苏园一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