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旅行者”刘伟光

俗话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越野。

这句话用来形容刘伟光的生活再适合不过。

工作之余,刘伟光最爱的事情就是旅行和画画,

开着撼路者看遍万里江山,手拿画笔描绘心中的远方,这就是他向往的生活。

文艺大叔的流浪梦

刘伟光,42岁,是广州一名中学的美术老师。

上学时,刘伟光是一个文艺青年,留光头,蓄胡须,衣服上总有一些五颜六色的颜料。

他最喜欢汪国真的一句诗歌,“是男儿总要走向远方, 走向远方是为了让生命更辉煌”。

他给自己取网名“四方茫茫”,立志要么成为一个诗人,要么成为一个流浪家。

带上画板全家旅行

在郊区一个废弃的工厂里面,刘伟光有一个小小的工作室。

这里是刘伟光一家人的小天地。

一面墙上挂着刘伟光的素描作品,另一面墙上挂着太太的油画作品,中间的一处是两个孩子学绘画的地方。

成为父亲之后,刘伟光从文艺青年转变为文艺大叔。

他的梦想也从一个人的流浪变成一家人的旅行。

越野里的诗和远方

每次出行,刘伟光都会带上一家人的绘画工具、日常用品以及茶具。撼路者超大的后备空间完全满足的他的需求。

去年夏天,刘伟光带着家人一起去新疆流浪。40多天时间,一家人并没有明确的行程安排。

经常是开车路过某一处适合采风的地方,就会停下来,支上帐篷摆好画家,一家四口开始写生。

渴了,煮一壶茶,饿了,在帐篷旁生火煮饭。

如果没有找到住处,一家四口就在撼路者里面休息,后排放倒就是一张舒适的大床。

每次出游,一家人都会有一个约定——每一天,到每一个地方都要完成一幅作品。

刘伟光觉得,每一幅画就是一篇日记,只有看到了记录了,这才是“旅行”。

诗和远方从来都不在书里而在路上,选择硬派越野撼路者,也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跨越千山万水到达心中乌托邦。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