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静隐庐主徐戎艺术随笔之五:心灵的素色

徐戎

书法乃至水墨画,东方特有的黑白艺术,即素色,呈现大千世界的神秘玄妙之境界。

毕加索,一位天才艺术家,西方现代派绘画的主要代表。他说,如果他出生在中国,他不会成一名画家,但一定会成为一名书法家。

一墨或仅只一线,就能浸入万象的深玄之境,具有某种“神魔附体”般的通灵与奇异。天才的毕加索似乎看懂了这一点,中国书法的玄妙在于不可辨识的汉字迹象分明是生命的外化。

它的表现力、震撼力,超越时空,超越边界。

西方风景画描绘的通常是某个特定时空的对象,比如莫奈的《睡莲》。而中国山水画则不受时空的限制,画卷里的山水可以延绵万里山河,春夏秋冬在画卷里同时呈现。

20多年前,我收到一个六千年前的远古陶罐,南方早期新石器时代。收藏它的理由是陶罐的腰身上有一圈宽宽的黑色线条,类似现在的墨汁绘制,经过六千年的历史年轮,仍然清晰可辨。每次搬家,我都把它供于显眼的书架上,让神秘的气息充满着书房。

这件远古作品,使用的绘画语言,与六千年后的现代中国书画,有着如此相近的关联,仿佛六千年的书画史,鬼打墙似的由新石器时代出发,转了六千年,又回到了原点。

此作品有古朴渲染的线条造型。六千年后,我们谈论中国水墨画的表现技法,最基本的要素:正巧是这么两个字“笔”和“墨”。

“笔”就是写划而出的线痕,“墨”用水调和的黑色。笔墨者,迹也。手迹、心迹、天人感应之迹也。

“黑”与“白”的互动增减形成的各层梯度,造就了汉文化在美学上的最基本的取向:对“素”的,本色的坚守。

无独有偶,我居住在5000年的良渚文化遗址上,我们的先祖选择黑色的同时,他们也紧紧地攥着白色——那块通透无瑕的美“玉”。

仍然是黑白的艺术世界。它是最本质的、最单纯的“素色”。

是否可以这样理解,我们这个汉民族的最初基因中,就被种下了对素色的喜爱。上下六千年,这一黑、一白的基因,将嬗变着一个怎样的世界?

六千年后的今天,我的血液里一定还流有这一黑一白这样的基因,否则我从小至今,从来沒有画过彩色的画。我天生俱来不喜欢彩色,对黑白的世界欢喜,是因为从小觉知黑白里本有色彩,黑白里住着宁静的天神。

连我的小孩小善来也从来不用,老师强迫过,幼儿园仍然唯有他用铅笔描着彩色的画。有一次,他对我说:“我只用三种颜色,红、黑、白,绝不多用其他,白色是底色,黑色表示我的大千世界。” 他的幼小世界里也只有黑白素色。

见素抱朴,返朴归真。墨分五色,妙造自然。

这心灵的素色,我依然坚持坚守!一直。

2019年12月7日

作品欣赏:

注:徐 戎 简 介:

徐戎,号静隐庐主,著名艺术家,书画评论家、鉴藏家,人文学者。浙江大学EDP教育文传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20岁时皈依一代高僧、不倒单大师桂仑禅师,后皈依亲近敏公上师。其书法作品极富禅意,格高骨清,意境高远,真气弥布,风格独现。所作人物、山水、花鸟,自成天真,格调高古、禅意盎然。启功、陈传席、毛昭晰、王伯敏教授等对其都有较高的评价。自1996年始,陈传席教授曾数次为徐戎撰写评论文章发表,评价曰:“徐戎以意笔出之,意高而有法,渐入‘清空’一境,空灵神韵,颇具‘入禅出世’之感。贵在难得”。陈丹青先生曾对其作品评论甚高并题字赠言赠书数册。2014年,徐戎被当前最权威的 “AAC艺术中国·年度影响力”评选为“AAC艺术中国(2014)观察报告之艺术家”。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