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文化网
www.zywhcbzx.com

宋三土:生活、情感、艺术,不可缺少

随着消费升级和全民审美意识的觉醒,越来越多的人将眼光瞄向了艺术。哪怕在日常的消费行为上,也是如此。所以有越来越多的品牌都开始了设计转型。而设计转型一定离不开设计师和艺术家。不管是中国李宁还是波司登,在艺术和更年轻化的设计之下都实现了蜕变。

(三土x万宝龙)

(三土x W Hotel)

(三土x完美日记)

除了国际上 Supreme、Nike、Offwhite 等品牌,中国近年来的雅莹、完美日记等要找到了艺术联名的新缪斯——宋三土。其实三土作为艺术家已经帮助了许多品牌、机构成功实现了跨界,除了以上提到的,还有橘朵、万宝龙、羽西、W hotel、凯迪拉克......

这次,让我们一起来认识这位少女毕加索。

(宋三土和自己的作品)

宋三土,一个第一眼看上去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名字,而更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这个名字的主人——一个有着极具创意和辨识度的鬼马创意少女。

三土的画作里标志性的符号便是眼睛、人脸与花。色彩浓艳的红色花朵中间,一只眼睛漠然地看着你,白色花朵由若干个人脸构成,怪异,大胆,且美。

从她的画作里,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浓烈气息。这是她独有的冲撞,挣扎,以及封印在她体内的能量。这一切,都被她通过画笔全然绽放在纸上,也在向这个世界诉说着内心独一无二的感受。

三土作品《奇异梦境下的花,人体与符号》

艺术于我而言是生命,没有艺术,我就要爆炸了!

讲到自己的成长经历以及为什么会从事艺术,宋三土说:“自己是被艺术选择的。”

在她的成长历程中,她总是那个不被人理解的“怪小孩”。

三土的童年成长辗转于广东、东北、北京,没有一个长期稳定的生活环境,总是要不断适应新的环境。随着父母从广东来到东北,一口粤语的她被同学们视作异类。从东北来到北京,又被同学们嘲笑她的东北口音。学校里的同学不愿和她玩,父母又常年在外忙于事业,她的画本便成了小小的她倾诉的对象。

15 岁的时候,她放弃了读高中,直接考取了伦敦艺术大学,因为整个童年和青少年时期,三土处于在群体里“不被看见”的状态,于是一定要做出一个决定让所有人看到她——从初三开始准备作品集直接考大学,学艺术。

从 15 岁开始,她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准备作品集,她的画作在伦敦艺术大学的老师眼里,是天才的创造。

没有工整的笔触束缚,艺术于她而言,是创造属于自己的欢愉,让自己快乐。

“我二十八岁之前过得最快乐的生命时光就是在伦敦。真想埋葬在伦敦啊。”多年来的不被理解,压抑,自处,在伦敦的那段求学经历中被完全释放,那时候的她真正地感觉到自己是被认同的,在孤独前行的道路上,终于遇到了一处可以栖息的港湾。

女人的躯体,看与被看,生与死,痛苦与成长

在伦敦的学业完成后,当时有欧洲几家画廊要签三土。当时的她,已经创作了一些关于女性身体的作品,但她不想成为一个走传统之路的艺术家,她觉得自己的作品和符号应该附着在全世界。

偶然的机会,三土在一个场合中碰到了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小布什建议她到美国来感受艺术环境、市场,同时发展艺术事业。于是她去了美国,先是在纽约感受了半年,而后又飞往西海岸继续学习艺术和电影。

也是从那时起,那些还没有明显符号化的东西,再接下来的几年里,伴随着她生命里的分离与痛苦,逐渐形成了属于她独具一格的符号——花,眼睛,人脸。

(三土作品面部花瓶系列)

艺术家的创作动力和源泉都来源于生活、情感。

在美国的时候,从小对于人际关系没有安全感的三土遇到了人生的第一个打击:父母离异,原生家庭破碎。

小时候有家的保护,再怎么不被理解,再怎么孤独,总有一块坚固的堡垒。以前无论在外如何流浪,她觉得她始终是一个有家的人,而这次父母亲的分离,家这块坚固的盾牌破碎了。

那种窒息感让她想要去寻求一种治愈,所以那个时候鲜花、人脸的这些符号和意象,从她的所有的画作里面不断的展现出来。无人倾诉的苦恼,在创作中得到释放,哪些不断延伸的人脸符号仿佛不断透过潜意识与她对话。

“我每天什么事情都不做,就坐在那里画本子,画人脸。我只有在那画,才能把我整个人都消弭进去,我才会觉得我是我是被看到的,我是被拥抱治愈的。我还活着。”

(三土的人脸花瓶系列)

对于女性身体的着迷,源于小时候,因为相比同龄人比较胖,总是被男孩子嘲笑,因而对自己的身体感到自卑,在她的作品中,总是能够看到女性身体变成了另外的空间形态,在不断的打破与重组,于是,作为艺术家的santu,也将将自己的经历都融合在创作中,在小学之际,将有限的时光都投入到画小人书当中。到了初中对服装产生了兴趣,自己设计服装,希望全身都能变成自己创作的东西。也许就是从那时候,就已经为她将艺术与商业做结合的道路埋下伏笔。

从创作之初,她就有意识的把植物、女性、人脸。这些东西全部都结合,然后出现在她的作品当中。三土说自己经常看到一些会变性的身体,在这种看与被看的时代,我很想把它表现出来,这种精神式的、内核式的这种东西把它展现出来。

三土的《花与爱欲和死亡》

拍摄一个人的婚纱照,在最美的年华嫁给自己

在最痛苦的那段日子里,经历过封闭自己之后,她没有继续沉溺,而是选择去旅行。起初的原因竟是父亲的一通电话。

父亲问三土,“什么时候可以找个人嫁了,就是安安稳稳的过,哪怕三千块钱一个月,我只想你留在我身边。”父亲的规劝对于这个二十初头的女孩来说,虽然感受到父亲的爱意满满,但这无疑是对于艺术灵魂的禁锢。

“对于我来说,这简直就是砍断手脚。女孩子为什么一定要等一个男人才能够去拍婚纱照,去结婚,为什么不可以在最美好的年华嫁给自己?”

(一个人的婚纱·墨西哥)

所以,她在二十二岁的时候就开始了一个人的婚纱照这个项目,很多地方拍摄的婚纱都是她自己亲手做的。她一路旅行一路拍摄,在最美的年华留下了最美的一个人的婚纱照。当然这个项目还远没有结束,人生每个阶段都是最美的年华。

三土策划的这个影展,一定是全部铺满了独自一人的婚纱,除了最后一张。影展的结尾处三土一定要放上和未婚夫的合影。

然而事与愿违,三土刚回国遇到的要给她一个家的男孩,却在四年后,一切都成了泡影,由于未婚夫在感情与事业中的双重背叛,在三土的世界里,这无形等于自己的小家也没了。经过一年的黑暗时期,三土将此段经历重新注入艺术的灵魂,再次创作自己的生活。

对话艺术家宋三土

记者:将艺术当作终身事业的契机是什么?

三土:我觉得不是我选择的艺术,是艺术选择的我。我天生就特别喜欢创造,也不是说学习,因为我就想要去创造自己的生命里面最极致的那个部分。

我的创作是源源不断的。我每天最开心的时候就是我在画画,我在做东西,我在搞创作的时候。我就夸自己一百遍,我真是个天才。因为我对其他的板块的东西是没有信心的,但是唯独对我自己的作品,我是爱他们的,我也是被爱的。

就无论是在人的社会当中,有人爱我,有人不爱我,有人把我抛弃,但是在艺术的世界当中,我永远都是被爱的那个角色,或者说我在爱我身边的东西。

(大艺术家系列作品,宋三土用自己的语言向大师名作致敬)

记者:你的艺术创作是如何疗愈你自己,以及疗愈其他人的?

三土:我会觉得我的生命是很热烈的,可以蔓延到其他人的生命当中,这种时候我会感觉到我是有价值的。

他们会在我的作品当中感受到源源不断的生命力,感受到我作品当中就是那种呼之欲出的冲撞和倾诉。

我喜欢用色彩对倾诉我自己的状态、故事、情绪各方面的东西,我希望我的观众他能够感受到我这个作品当时的情绪,掉入到我的世界当中,感受到我的世界。

记者:迄今为止你创作的系列有多少个?

三土:人脸花瓶,宇宙系列,女性符号等系列。

其实还有很多,我每天都在创作,但是当我觉得不行,这不是好的作品,我就会把它毁掉。现在再看的话,我觉得当时创作的东西都是好的。

(三土的花卉植物系列)

记者: 2020年的疫情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是否有影响呢?

三土:疫情因为都呆在家里,所以我格外的关注到了家。我想做一个家的东西,空间加格局。我想让我的家不要那么压抑,有点色彩,那才像一个艺术家的家。我想把艺术馆搬回家。

(SANTU HOME艺术家居品牌)

记者:你最近或未来有哪些展览或者商业计划?

三土:去年和万宝龙、W 酒店合作的艺术展结束之后,休息调整了一下,今年重新出发。接下来的计划是更加专注于自己新作品的创作,有新的表达,回归美术馆计划,所以接下来在筹备自己的展览和更多的艺术活动。

(三土在2020青岛时装周)

商业上,除了已经出来的 Home 系列、Beauty 系列,还有即将推出的 2021 新年款——羽西灵芝系列护肤品联名合作,它是我对于女性的内在精神的表达和理解。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